#icons


水原希子: 一切都能幹

May 08, 2017

水原希子

Read the English version of this article here.

無論在電影中或是瘋狂的喜劇裏,水原希子獨特的氣質,依然能在當中綻放出最燿眼的光芒。

相信沒有一個亞洲少女或雙十年華的女孩,不希望成為方才26歲的水原希子!水原不單是一位演員、更是一位模特兒、攝影師、設計師、歌手、以及擁有強烈時尚街頭風格的女生。她的首部電影、由法籍越南裔導演陳英雄執導的<<挪威的森林>>中,飾演小林綠一角,這部根據村上春樹小說改編而成的電影,讓她在2010年的威尼斯國際電影節中,成為亞洲一顆嶄新冒起的新星。

憑藉着她優秀的演出,讓她連繫了世界各地的網絡媒體,成為了第一把交椅的寵兒。她在Instagram內擁有4.4百萬粉絲,粉絲不時追蹤着她的音樂、她的藝術、以及她的時裝世界。經常出席開幕典禮、參與電影以及電視演出的她,曾多次與知名攝影師荒木經惟合作,更成為了對方的繆思女神。

擁有美國、韓國及日本血統的水原,讓她在東京擁有充滿趣味的家庭生活。與同樣年青而早已成名的攝影師Monika Mogi及王菲女兒竇靖童成為閏密的她,還有許許多多的二三事,且看今期#Legend與水原的訪問,發掘更多她的新鮮事。

社交網絡平台對你的成功有多重要?

開始時,我沒有想過有多重要,但後來發現原來它的威力很大!我真的很感謝Instagram,透過這個平台,我交了無數的朋友,讓我更感自信!如果沒有了這個渠道,別人不會看到我的藝術作品或工作,讓我思考更多。我與Monika談到社交網絡平台時,她認為這裏沒有真正的藝術,真正的藝術不會在這裏出現。但其實我認為,兩者均能兼備,明顯地,它的確幫助了我的事業,它讓我連繫到世界每個角落,我會繼續透過這個平台,並以正面的態度來看待它!

有嘗試過設計服裝嗎?聽說妳有意在這方面發展?

我曾想過,設計一些較日常的的服裝,例如T恤、衞衣及鴨咀帽等,我覺得這些服飾適合每個人穿着!我剛剛開始了一些有關設計的計劃,希望真的能夠生產冬季系列,但這不是我能控制的範圍之內。

拍攝水原希子的幕後花絮:


妳將會設計服裝嗎?

我有很多從事藝術及演藝界的朋友,我會請他們提供一些構思給我;我不希望設計一些複雜的衣服,有時我覺得一些高級服裝實在太難穿,我希望我設計的服裝會走簡約風格。

妳這刻的一身服裝就是妳所說的!

沒錯!我現在所穿的外套是傳統原宿品牌Hysteric Glamour,品牌設計師是我的好友,我經常向對方諮詢有關設計方面的的資訊,希望他能助我走出自我框框。

妳擁有獨特的形象、充滿時尚而帶着藝術氣質,還打算親自操刀建立自己的品牌,妳是如何做得到的?

我只是做自己想做的事吧!我總是試着對自己誠實!並不是想展現自己有多棒,從來亦不覺得自己有多好看,予人超酷的感覺雖然很棒,但我並非專業的模持兒。大概在2007年時我擔任模特兒的工作,所有女孩幾乎清一色的把頭髮染成金色或極度淺色、再配上黝黑的膚色,我必須弄清楚如何在當中突圍而出。於是我嘗試保持自己淨白的膚色,並把髮色保持着黑色。這個想法是啟發自1950年代的文化與柯德莉夏萍。我中間的名字也是柯德莉,因為我爸爸很喜歡她,希望我也能成為像她那樣成功的藝人,所以我的房間內,永遠也能看到她的肖像呢!

有段時間妳也在跳舞、唱歌、學習普通話,下一步妳會把紫色秀髮編成辮子?

我很迷Hip-Hop,或應該說,我在青少年時期很迷Hip-Hop。那時我常聽Beyoncé的歌,以及像她那樣的黑人藝人,對我來說,這真的很具啟發性。在我聽歌的列表中,應該有大概80%也是他們的歌吧!但這要很小心,因為別人對我發佈的辮子相片總是很敏感,他們會說這是文化而不是裝飾,其實我理解到他們的情緒,我亦尊重及嘗試去學習其他文化,也感覺到自己在這方面開放了不少。現今已是2017年,這世界擁有多層次文化的環境,你可以從中抽取部份學習,也會發現它總會超越所想,說實在,我真的很愛編髮呢!

那另外的20%是甚麽呢?

我很喜歡Spice Girls,但並非我的最愛,我想Michael Jackson才是我的最愛吧!

妳將會發佈唱片對嗎?

事實上我六年前已經發佈過一張了!

有多少人知道嗎?

我想真的很少人知道呢!我估計大部份人也不知道吧!那一次是與樂團Deee-Lite的Towa Tei合作,他們是我最喜愛的樂隊之一,也是極具代表性的樂隊。有次我到他們的錄音室當聽眾,Towa Tei說希望聽聽我的歌聲,所以我便唱了少許,他亦把那段歌聲錄下,並放進歌曲之中。我亦曾和五人樂隊Metafive合作,他們絕對是日本音樂界的傳奇,當中成員Kawate及我的妹妹水原佑果亦有合作,MV也快要推出了。雖然我也希望當歌手,不過我在這方面實在不夠好。我很喜歡《富士搖滾音樂祭》,那簡直是我夢寐以求的活動!

在東京,水原佑果同樣是街頭服流行標誌,妳有沒有傳授一些配搭上的貼士給她?

她在我身上偷師呢!我知道她沒有這個意思,但她經常拿了我的東西後不歸還。有時候我去行街購物時,很多我喜歡的服裝對我來說也太大了,因為我實在太瘦,所以唯有買給她,所以我也說得上是她的造型師呢!

妳會怎樣比較妳們的造型?

她有一頭粉紅色的頭髮,亦喜歡用上很多色彩,這點我覺得挺有趣的。我從中亦得到不少啟發,我覺得色彩的確是展現內心感受的渠道之一,她是一個超級開朗而又甜美的女孩,就像是小仙子般、從卡通片中跑出來的一樣。還有她也很喜歡閃閃生輝的色彩與物件,也經常穿上男裝。看着她轉換造型確實是件很有趣的事!

妳也穿過男裝,覺得有甚麽不同的感覺嗎?

可說是有、也可說沒有,我不覺得兩者間有何不同,若你有留意的話,今日攝影師穿了CHANEL的外套,這也不等如他變得女性化了。女生穿上男裝,男性穿上女服,我想男孩們應該可以嘗試穿裙子。有個品牌叫Palomo Spain,它的設計看似女裝,但其實是專為男性而設的。看過它的設計,我真的很喜歡它的意念。雖然呎碼較大,但女孩們仍可穿得上。我想他們正準備開始製作貴價的高級時裝系列,這樣我便要更努力工作才能買得到了。

妳認為要超越日本設計師如山本耀司、三宅一生以及川保久玲?

他們已是一個傳奇,我們對川保久玲的尊敬無可置疑,她可說是改寫了時裝界的歷史,她是一個不朽的標誌。我有一些中古的Comme des Garcons,我對她那份滿滿的尊敬,讓我不會隨意地穿着她的作品,實在太難讓一般人穿上了!這亦是我為何想設計一些簡約的服裝。我的粉絲們大多是年輕的小伙子,他們未有能力負擔得起呢!

當妳重看<<挪威的森林>>時,妳有何感受?

我是有點受創的感覺,因為當時導演對我的要求很高。雖然最終他為我做了很多事,但那份創傷仍然揮之不去。拍攝期間我每天也在挨罵,也聽盡了很多尖酸的說話。他也實在達到了目的,因為我的性格比較開朗,個性上亦沒有黑暗面。但當他拍攝這電影時,他常跟我說:「妳實在太差了!」這無疑對我的打擊很大,這也十分擾人。坦白說,當我遇上一些人跟我說<<挪威的森林>>很美麗時,我是心存感激的,因為就像是我的角色一樣,經歷了堅毅的時刻、惡劣的環境、所有事情都要自己靠自己。有時候我覺得我仍然是小林綠呢!

章子怡在演過<<臥虎藏龍>>也說過類似的話,也說李安讓她感到受傷害!

真的嗎?在日本很多年輕的女演員一開始時也裝得活像大明星一樣,他們以為自己擁有無限天賦,是個天生的女演員。在那些經驗中,我經常會反問自己,我該何時投入演出。在日本,很多人也會過份友善--是誇張地友善,但有時他們想表達一些無禮的批判,也用一些好聽的說話去代替。我常反覆地問自己為何會這樣?

妳將會有那些電影作品?

上年我拍攝了一套日本電影,將會在八月份推出,那是一部喜劇,但我的角色是頗恐佈的。這齣電影非常有趣,深具日本風格,是講述一個女孩,一個可說得上是人見人愛的女子,她秘密地和所有身邊的男性約會,而我則飾演她的女性朋友,並和她的好友老闆約會,我飾演的角色是個潑婦呢!

這套喜劇看來自然嗎?

我很喜歡看喜劇,我既愛笑、也愛享受樂趣。我喜愛喜劇但的確不易演,你需要唸台詞時節奏明快,抓緊時機,才能帶出趣味,讓觀眾笑得開懷並不容易,真的要精準地計算出每個演出的效果,着實不是易事。

妳會怎樣比較與陳英雄與荒木經帷的合作?

這的確是不同的,荒木經帷確實與我合作過的其他攝影師很不同,他有他的世界,很性感,他會讓我在那刻當他的女朋友。有一次,我真的很緊張、也很興奮,那是一個很複雜的時刻。該怎樣去形容呢?是感覺嗎?當我完成時,我真的感受到既興奮又緊張,就彷如經歷了一次性高潮一樣。說實在,當完成時我確實哭了,我感受到滿滿的愛和快樂!這樣感覺真的很罕有。你永遠不能再有這種經驗,我就像活在這個時間、但卻身在另一個世界之中,彷似與他在另一個星球般,而我與他好像一對情侶,但只是在那刻是這樣而已。他無須做任何事,已能給予你如性高潮的快感。當我完成拍攝後,我想有四至五個小時依然保持著那興奮的狀態,他的確與眾不同,所以我每次和他合作後,我都會覺得很慶幸,並希望把自己最好旳一面呈現給他。

妳既是演員、也是模特兒、亦是歌手和藝術家,妳認為妳是屬於藝術的嗎?

我愛藝術但我真的不認識任何藝術家,我很難牢記着他們的名字,我知道Damien Hirst,我有無數的藝術品在家,我還有兩張Larry Clark’s電影<>的相片,一張是Chloë Sevigny在親親小女孩,應是三人行的,而另一張則是小女孩正在玩滑板。我並非是個超級藝術的人,但我會對藝術做點研究和收集。我有很多充滿藝術氣質的朋友,如Monika,American Apparel的廣告也是她的作品,她是位年輕而又充滿天份的女孩。我們會一起到處遊玩、也會做點藝術作品,和拍攝一些物品。

妳那帶有濃厚藝術性的INSTAGRAM,會否讓妳開辦攝影展?

我會想和我的妹妹一起舉行展覽,她是我的天使!在日本的女孩會說成「CHAN」,男孩則說成是「KUN」,我會把我們的展覽名為「Yuka-Chan」。當我和她提及這個概念時,她立刻說「好!或我可以做「Kiko-Chan」,我們會擔當成「Kiko-Chan」和「Yuka-Chan」。其實任何人也可以當藝術家,每個人都有獨特的個人品味,而我的品味來自於為我妹妹拍照,這就是我的藝術!


Photography / Yu Cong
Styling / Kieran Ho
Producer / Gordon Lam
All Outfits / Burberry February 2017 collection
Make-up and hair / Yusuke Saeki
Location / The Landmark Mandarin Oriental, Hong Kong

In This Story: #icons

Story Told by

Stephen Short